从Facebook.com到Facebook.cn

Facebook会以什么面目进入中国?

和接下来的一个环节比起来,Facebook不平静的七年成长史还算得上是一帆风顺。这个环节就是进入中国。

因为,虽然这个国家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国际市场,但在那里做生意却常常要面临各种棘手的挑战,做出各种麻烦的妥协。

Facebook网站截图在这种情况下,尽管Facebook本身依然否认(不过越来越微弱),但有众多消息人士透露它正在为登陆中国做准备。目前这家社交网络巨头正在为推出一个本地化中文产品制定详细方案,并力图既迅速又审慎地执行这套方案。

Facebook计划在中国推出的这个产品,最重要的细节或许是它可能会与Facebook的整个国际社群连结,而不是作为一个独立的社交网站运营。

虽然一些人曾经建议Facebook以一个封闭的中文产品起步,但消息人士说,Facebook似乎倾向于让这个产品作为一个连结世界其他地方的网络而亮相。

这不是一个没有争议的决定,毕竟在一个威权国家营业要面临诸多束缚,

消息人士说,当中国以外的Facebook用户和中国国内的用户交流的时候,他们将需要点击一条警告信息才能继续。警告消息的内容是,任何能够被中国用户看见的材料,可能也能够被中国政府看见。

过去几个星期,《华尔街日报》姊妹公司All Things Digital的“NetworkEffect”专栏就“Facebook.cn”将来是什么样采访了Facebook内外的多个消息人士。

挑选合作伙伴

正如其他媒体的报道,Facebook几乎肯定会与百度公司(Baidu)合作推出其中国版。

虽然Facebook坚称未与任何人签署协议,但该公司内外的消息人士都把百度说成是最认真的角逐者。

阿里巴巴(Alibaba)也曾参与争夺与Facebook的合作,但消息人士说,阿里巴巴的领导层曾经表示不赞同Facebook让中国用户接入一张全球社交网络、而不是先以一个封闭系统起步的想法。

消息人士说,阿里巴巴建议Facebook采用其中更保守的那个办法,毕竟中国当前的政治形势相当复杂,而如果Facebook看上去是在参与审查中国国内用户的活动,美国政府也有可能挑它的毛病。

一位了解这些谈判的消息人士在谈到Facebook倾向于百度而不是阿里巴巴的时候说,这是一个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做起来的问题。

消息人士说,其他潜在合作伙伴有新浪(Sina)、腾讯(Tencent)和中国移动(China Mobile)等,但新浪和腾讯已经有自己的社交网络产品,这些产品被认为与Facebook存在过多的竞争关系。

与此同时,常被称为中国版谷歌的百度在社交网络方面基本没有什么既定战略,这跟谷歌非常相似。

由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担任CEO的Facebook已经加大了进军中国的紧迫感。扎克伯克在去年12月访问中国,与百度、新浪和中国移动的企业家会面。

今年2月,百度高层两次访问Facebook,当时有人说双方已经就合作达成一致意见,但Facebook坚决否认双方已经签署了任何正式协议。

目前Facebook关于此事的官方声明如下:我们目前正在研究和了解中国,以便评估任何可能惠及我们的用户、开发者和广告商的途径。

百度没有发表评论。

从来没有最佳时机

尽管和中国政府合作意味着可能违背商业伦理,但Facebook还是难以抗拒中国市场的魅力。目前Facebook在中国境内遭到封锁无法使用。去年秋天扎克伯格在斯坦福大学接受采访时说,中国是Facebook在2010年定下的“还未拿下或准备开始拿下”的四个目标国家之一,其余三个是韩国、日本和俄罗斯。

谈到中国,扎克伯格曾明确说道,如果你没将中国这16亿人口包括在内,你又怎能说自己联通了全世界?

Facebook的领导人认为只有纳入而非孤立中国用户才能实现搭建全球社交网络的愿景。他们目前能提供的解决方案就是当Facebook全球网络和受到审查的Facebook中国网络建立联系时发出警告信息。Facebook的使命是“让世界更加开放,沟通更加密切”。

这种做法值得称赞,因为这给中国带来了一点开放。但也可能遭致非议,因为这要求在商业伦理上做出重大妥协。

为了遵守当地法律,Facebook目前已经在好几个国家推行了审查制度,比如巴基斯坦和德国。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Facebook内部这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但想要在中国运营就没有别的办法。

而美国互联网企业在中国还没有成功运营的例子,所以Facebook也无法借鉴经验。

谷歌在中国经营遭遇的道德困境众人皆知。但谷歌主要做搜索引擎,但Facebook的产品却是一个沟通和组织的平台。

中国的情况更具有挑战性,因为此前中东和北非的乱局与Facebook和社交媒体紧密相关。

Facebook则非常谨慎,从未宣称自己是上述民众示威活动的主要推手,或是推动民主的主要力量。但外界人士却将Facebook和这些因素联系在一起。

Facebook目前大约有40万活跃中国用户,其中大部分人是通过“翻 ”,即通过虚拟专用网络绕过所谓“中国防火长城”(又称国家防火 )登陆Facebook。

同时,中国国内社交网站正在迅猛发展,盈利能力越来越强。和Twitter类似的新浪微博据说已有约1亿用户。

而在Facebook身后亦步亦趋的社交网络公司人人公司已经正式申请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估值为40亿美元。

接近Facebook的消息人士说,特别是人人网赴美融资给Facebook带来了较大触动,使它决定尽早推出其中国产品。

一位知情人士说,Facebook是多么需要行动起来,不再坐视一个重要竞争对手取得那么大的优势,对此我毫不讳言。

具体细节

消息人士说,根据正在进行的谈判,Facebook提出的方案可能会让Facebook和百度分担在中国设立服务器的成本,并分享中国版网站带来的收入。中国合作伙伴百度公司应该会负责网站的审查,以及目前正在进行的、与中国政府的谈判。

如前所述,当中国以外的用户想和中国以内的用户交流时,他们会看到一条说中国政府可能会看到交流内容的警告信息。

我们都知道,用户非常喜欢在不读警告信息的情况下直接点进去,但这一条警告消息肯定会引起更多注意。

消息人士说,Facebook还有可能综合运用它所称的“输入过滤器”和“显示过滤器”,那样中国用户就不能够发表或浏览中国政府不喜欢的内容,但Facebook的其余功能可以正常运行。

要确保网站上与中国无关的部分不储存于中国服务器上,则将是一项比较复杂的技术工作。

总部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Facebook终于在考虑派出少数员工到中国参与管理,但接近该公司的消息人士说,出于与中国政府相关的安全考虑,这个问题仍在争论之中。

争议不可避免

Facebook曾经在北京奥运会时节推出网站的中文翻译版,希望以此进入中国,但这个版本只存活了几天就被屏蔽了。负责那次行动的雅各布森(Net Jacobsson)接受“NetworkEffect”专栏采访说,困难的不只是入华本身,还有入华之后。

雅各布森已经不在Facebook工作,他说自己对Facebook当前的打算没有直接了解。

在华经营的美国公司除了要遵守禁止政治言论、赌博和色情的规定,并服从政府索取用户信息的要求,还得应付当地的惨烈竞争,以及美国国内愤怒而不客气的政治家。

雅各布森说,要在一个如此透明的世界里同时管理这两个不同的世界,本身就很困难。

显然,Facebook参与中国的审查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难以接受的概念。在中国,审查基本上都在意料之中,是正常现象,其国民已经习惯于从字里行间里解读深意。

在美国,这被认为是对自由的严重侵犯。

接近Facebook的消息人士坚称,在德国、巴基斯坦和意大利,该公司已经在根据当地法律对部分用户提交内容进行审查,所以遵守中国的审查规定与Facebook的既定方针并不矛盾。

Liz Gannes
—————————————————————
与我交流,微信号:okyuhang

转载随意,请注明出处:余航
本文链接地址:从Facebook.com到Facebook.cn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