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淘CEO毕胜讲述创业三年:李彦宏和王朔教我的事

记者雷晓宇口述/乐淘网CEO毕胜

毕胜创业感悟:“乐淘这三年经历了非常凶险的转型。从百度的职业经理人到乐淘的操盘手,我最大的坎儿就是战略创新。雷军是乐淘的启蒙老师,但是,在我的职业生涯里,对我影响最大的人是李彦宏。”

离开百度的日子

2005年,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我是百度的市场总监和总监助理,然后,我就离开了百度。

出来之后的一年半,是最痛苦的一年半。天上一个大馅饼掉下来把你给砸晕了,就不知道干什么了。我和我老婆,还有我几个哥们,每天斗斗地主,一个礼拜总得一块儿玩上好几天。我这个人,除了工作、抽烟和睡觉,没有任何爱好。我玩儿了不久就腻了,全是在家睡觉、看电视。人家拉我去唱歌,我说哎呀唱歌多没意思,就不知道干嘛,整天是那种状态。

有很多公司邀请我去。高不成低不就。大点的公司我不愿意去。百度是个创业的环境,比较简单,文化非常单纯。大公司的很多文化已经成型了,自己那个阶段又比较狂妄,内心不是大公司沉闷的文化,是开心的文化,所以不太喜欢去。小公司也看不上眼,接受不了别人管我。当你见过市值100亿美金的公司,就不会再对那些小公司怎么着。小公司也是哥们的,去看过,人家管不了我,养不起我,肯定就没人要嘛。

我从百度出来之后,已经不适合上班有老板了。我在百度期间,李彦宏都比较少管我。他是个特别不爱表达的人,什么事儿你自己做主。你做对了他也不说,你做错了他给你记上一笔,攒一段时间爆发一下,这么个人。给他当手下心理压力很大,你做事情只能对不能错。创业型公司只能是这样,错一点儿风险就很大。我在百度练就的性格就是不受约束,很少有人管我。我时间也没点儿,我乐意啥时候起啥时候起,乐意啥时候睡啥时候睡,我的预算都我自己批,花钱也不用管。

(Tips:毕胜创业感悟1:你做事情只能对不能错。创业型公司只能是这样,错一点儿风险就很大。)

那时候,从百度出来的弟兄们基本上分了两拨儿,一拨儿人去读书了,一拨儿人退休了。我去深圳玩,碰到以前百度的哥们,结结巴巴地整天跟我说,说咱们出海吧,我又新弄了一艘快艇,赶紧去一下。大家一退休,就是这种出海状态。

原来以为财务自由就心灵自由了,后来发现不是这样。慢慢地,紧迫感越来越强。再加上那两年我父母连续去世了,整个人很茫然。我在想,人不都是挺虚荣的吗?从百度那么光环的东西上下来,我要干点什么的时候,你起码得一击即中,不能越陷越深。不成的话,你在这个圈里混了十几年,就白混了,就相当于别人把你给遗忘了。说大点,你对这个社会根本啥也没做,你除了扎了点钱之外,你30多岁就开始这样了。万一我活得岁数大点,活到90多岁,刚三分之一就这德行了。你后面还有几十年,都浪费了。

(Tips:毕胜创业感悟2:人不都是挺虚荣的吗?从百度那么光环的东西上下来,我要干点什么的时候,你起码得一击即中,不成的话就白混了,就相当于别人把你给遗忘了。)

李彦宏那么不爱说话的人,后来他也跟我说,你不能再闲着了,再闲下去就废了。

最早我想当陈年的投资人,我什么都不想干。一年多之后,凡客就做起来了。老雷(雷军)说,人家比你大那么多岁,人家都还有创业激情,你就没了?我说我不是没有激情,我是不知道下一个方向在哪。其实我有几个方向,都做了个人投资,没有自己去干。如果那时候做下来,现在也不小了。后来因为我投的那个团队不行,也就死掉了。

老雷说,电子商务肯定热。哥们儿不懂电子商务,真的不懂。你说搜索引擎吧,我能给你连续讲24小时,不带重样儿的。但是你要讲电子商务,你给我讲24小时我一句没听懂。他说,嗨,创业嘛。我说电子商务卖啥我也不知道,他说卖玩具。雷军跟我十几年的朋友,这些都是他跟我提的。他说这个好做,我就不怀疑。我对雷老大的话从不怀疑,现在也不怀疑。然后就开始融资,非常快。因为我自己也要投,雷军也要投,找投资商很容易,根本不用商业计划书那些,200万美金,玩儿似的。

在哪办公呢?正好那天听说陈年要搬到隔壁了,我说赶紧走赶紧走,把家具什么的都给我留下。他说为什么,我说因为我要创业了。这不省事吗?连网线都别给我搬走,连看门老大爷都给我留下。看门老大爷真的留下了,陈年搬走了。我跟陈年,首先不是对手,是兄弟。我们两家共同的投资人有三个,就是说,董事会成员里面有三个是重合的。我们是兄弟公司。

乐淘的两次凶险转型

2008年6月,乐淘成立了。电子商务这事挺亢奋的,但我没有冒进。这个行业,很多人咔嚓投一笔钱,我没有。因为我不懂这事,所以我得先看看。看了半年之后,发现完全不靠谱。

那会儿全是二把刀,我们团队里都没有做零售的。我发现玩具这东西不适合。你想,做电子商务肯定是占传统零售的一个百分比,首先这个行业基数够大你的百分比才能够大。玩具的基数很小,一点点。

玩具的方向不对,整个团队就开始研究。2008年底,我们有30多个人,从头到脚地分析,发现从头到脚,身上的都被凡客做了,脚上穿的还没做,那就做鞋。做玩具的时候拍脑袋居多,做鞋的时候还真想起来要做个市场调查,专门去广东看了牛仔裤厂家。后来觉得,人不是天天穿牛仔裤,但是一定得天天穿鞋,于是开始转型做鞋。

局外人觉得,乐淘做得真好,一下就转型了。但要内部看,这次转型非常凶险。一开始的时候,中国市场上已经有好多做鞋子的了,还都做得不错,我们就小不点一个。我们团队还是没有做鞋子出身的,不像现在,我们管供应链的VP是ZARA的VP。那会儿就是一帮做互联网的人,跨行跨得远,就埋头做。那时候我都想,算了吧,钱还给投资人,回家继续睡觉想方向去。我这个人不认输,方向错了我要迅速换,但是我又不可能对不起投资人。反正不就200万美金嘛,我就用自己的钱还他们,大家还是兄弟。

鞋子一做就有感觉。2009年8月18号,我35岁生日那天正式上线,上线第三天就宕机了,因为访问量大。那种气场有点像百度在2002年的时候,我自己能感觉得到,要上来了,小宇宙要爆发了。

乐淘的第二个转型是坚决不采购货。当时乐淘内部也吵得很厉害,但我一直咬着牙,我就不采购货。

做零售最大的痛苦是库存积压,而不是零销售额,如果你不采购的话,你就永远没有这条痛苦。但是有另外一个痛苦,你不采购,谁跟你玩儿啊?这时候,说好听的,找一些志同道合者,说不好听的,就是先忽悠一批人。做电子商务,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你成长速度够不够快。只要你够快,盘子会越来越大,所以速度和效率必须一致。如果买货,你的速度不会快。后来我想,我们不买货是有先天优势的。商务是买货或者不买货,电子是互联网,是你的发展速度。乐淘这个团队,互联网很强,所以我们用不买货的方式解决了零售。零售是不是能成,取决于你的速度,就是你互联网的操控能力,这就是我们的优势。

基于这几点的分析,供应链的战略方向就是不买货。像奥康这些比较大的企业,乐淘他们没听说过,光是知道你毕胜,但是乐淘靠不靠谱就不知道了。看在朋友面子上,他们尝试性地放了8000双鞋到我们库房里,两天没了,卖光了。奥康老总震惊了,现在要多少给多少,他们有专门人给我们补货的,一个星期几千双上万双往里补,根本不要钱。

(Tips:毕胜创业感悟3:做电子商务,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你成长速度够不够快。只要你够快,盘子会越来越大,所以速度和效率必须一致。我们用不买货的方式解决了零售。)

现在,我们管供应链业务的总监,他去哪儿都是老板法拉利接送,两三家追着他谈。但是一开始,跟供应商的谈判非常痛苦。乐淘的前五个供应商都是我亲自谈的,装孙子嘛。一个一个都是土老板,说你有几个钱。我曾经碰到一个老板,坐在茶馆里谈。他说,你把乐淘的股份给我40%,我就跟你玩,要不就不给你供货,怎么着吧。他在鄙视你,等于在说,你不就是个要饭的。到最后,这种话都出来了,说,以你的实力,全中国没人给你供鞋。

这个世界很现实,我确实受到很多人的质疑。当时我们办公楼的隔壁就有一个非常大的供应商的老总,那会儿我们整整谈了7个月没下文儿。后来他说,毕胜我看你挺诚心,先拿几百万的货合作一下。现在,我们搬到王府井澳门中心来了,我一开窗户就能看见他办公室。再打个电话,说你探出头来,他就探出头来。他说干啥,我说请我吃饭,他说好,下来吧。最后我们成为哥们了,要多少吧,几个亿,放过去,没问题,就这种关系了。一切都取决于你的发展速度。

以前在百度,我也管过销售,我也跑过用户,像这种把Somebody变成Nobody的事情,不是对我最大的挑战。我们这会儿在这吃饭,还不错的餐厅,挺高档,两个月前我们在丰台吃的驴肉火烧、成都小吃,照样很开心,没有什么拉不下来的东西。人如果这点(身段)都拉不下来,你就什么事儿都做不成了。创业其实就是把你置身野外,周围都是一群狼,你饿得三天都没吃饭了,你说老子是亿万富翁,不弄点海参鲍鱼我就不吃,这时候旁边爬出一只老鼠来,你快饿死了,就它了,生吞活剥。这就是一个创业人必须有的素质,你没这点素质就别创业。

(Tips:毕胜创业感悟4:以前在百度,我也管过销售,我也跑过用户,像这种把Somebody变成Nobody的事情,不是对我最大的挑战。人如果这点(身段)都拉不下来,你就什么事儿都做不成了。创业其实就是把你置身野外,周围都是一群狼,你饿得三天都没吃饭了,你说老子是亿万富翁,不弄点海参鲍鱼我就不吃,这时候旁边爬出一只老鼠来,你快饿死了,就它了,生吞活剥。这就是一个创业人必须有的素质,你没这点素质就别创业。)

从百度的职业经理人到乐淘的操盘手,我最大的坎儿就是战略创新。以前战略不归你管,现在你要统领战略。以前有个朋友跟我讲,说毕胜你战略性很差,战术超强,我一直体会不到啥意思。2005年的时候,老李大骂我一顿,说你战略性很差。我就想,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说我战略性差?当然,说我战略性差的人都是江湖地位非常非常大的大佬,基本上现在都是神的那帮人。

我在百度也算创业,但我是个辅助者,我体会不到老李的全部痛苦。我以前做了错误决定,天塌下来老李扛着,没我事儿。现在天塌下来我扛着了,所以全是我的事儿,在这点上就不太一样。老李以前也痛苦过,也纠结过,但他所谓的痛苦纠结就是尽量避免错误的决定。

(Tips:毕胜创业感悟5:从百度的职业经理人到乐淘的操盘手,我最大的坎儿就是战略创新。我在百度也算创业,但我是个辅助者,我体会不到老李的全部痛苦。我以前做了错误决定,天塌下来老李扛着,没我事儿。现在天塌下来我扛着了,所以全是我的事儿,在这点上就不太一样。)

所以就有第二招,当你快速发现你的决定错误的话,马上调头。乐淘的转型也是,一旦错误,马上调头。他们都觉得我拍脑袋的时间多,经常是我拍完了效果还不错,其实我拍脑袋之前已经想了好久。

其实乐淘到了这个程度,在鞋类B2C已经是非常遥遥领先的第一了,我一点儿不怕市场的竞争。我最怕的是什么呢?我最怕那种用屁股做决定的事儿。你的企业咔咔涨,一个季度的业务是去年全年的总和,涨势太快的时候自己别犯傻。我最怕的是这个,每当你做一个决定的时候就有可能犯傻。你即便卖鞋也有几个方向去走,是做自有品牌还是怎样怎样。

4月初,我去美国出差一礼拜。其实会不多,就仨会,我一直在想这个公司还有哪些没做好,列了好几页纸。回来之后就开会,十几个总监,每个人上去讲,原计划两小时,结果每个人都是N个小时。都是那些问题,一起找解决方案。我觉得把这些问题解决掉了,乐淘还会再上一个台阶,由一个劲儿很大的青年变成一个比较成熟的青年。人生下来就是要解决问题的,解决好了核心层面,基本上就不会再有什么大问题了。

李彦宏和王朔教我的事

我有个铁哥们,做制片人的,他一介绍,我跟文化圈这些人就都混熟了。王朔、石康、徐静蕾,我都认识,经常一起玩儿。当年石康给我一个打印的剧本,神秘兮兮地说,哥们,这个一定火。我也没在意,扔在书架上。几年之后一看,呵,就是《奋斗》。2006年,徐静蕾做电子杂志就是我给她出的主意。后来她第一期杂志出品人写我的名字,我说你别写我的名字,跟娱乐圈扯上关系太麻烦。有一次,我和徐静蕾在上海见面聊天,后来就有狗仔队来拍照,标题是《徐静蕾密会眼镜男》。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不知道的还以为闹绯闻了。

离开百度之后,我和那帮人经常一起玩。2006年8月18号,我32岁生日。我在钱柜包了一层楼,雷军、徐静蕾全来了,刀郎专门从新疆飞过来给我过生日。但是,就是烦啊。其实我们的状态挺像的,徐静蕾说,这辈子不愁吃不愁穿的,干点儿什么好呢,我也是这样。我一边玩,一边看点书。王阳明的书对我影响很大。他说“知行合一”,我学到两样东西:不偷懒,不抱怨。

(Tips:毕胜创业感悟6:王阳明的书对我影响很大。他说“知行合一”,我学到两样东西:不偷懒,不抱怨。)

我一直是个勤奋的人,在百度那些年,我每天七点半到公司,十一点下班。你要不在办公室,老李的脸能拉那么长,你就自觉点。我也算淡定。我觉得,出现任何事情不要抱怨,去想症结在哪儿,然后以最快的方法把它解决了,就行了。2006年,我母亲去世,我跑到广州散心,找一个朋友玩。我们开着他的本田车,半路上爆胎了。8月份,大太阳,特别热,没有人,也没有水。我们走了很久才找到人换胎。当时,这个朋友开着自己的广告公司,后来我创业,他关了自己的公司来帮我。很久之后他才告诉我,之所以愿意跟我,就是因为当时在那样的状态下我也没有抱怨半句,一直在找办法解决问题。

2007年夏天,我在家里攒了一个局。我请王朔和疯狂英语的李阳来我家做客,大家坐而论道。我们仨在院子里烧烤,我坐中间,王朔坐我右边,李阳坐我左边。我算挺能说的了,一开始我还能插上一两句话,后来我一句话也插不上了。从晚上八点到凌晨三点,整整7个小时,这两人一直在喷,从汉语的进化一直聊到人类的起源。到了凌晨三点,李阳突然站起来,扑通一声在王朔面前跪下了,说,朔爷,我服了。

这个局对我后来创业影响挺大的,主要是心态上的影响。世界那么大,那点小纠结算什么,你就干吧,就算不成又能怎么地啊。

王朔对我有影响,雷军是乐淘的启蒙老师,但是,在我的职业生涯里,对我影响最大的人是李彦宏。我的整个做事习惯、优点、缺点都是他教出来的。乐淘跟百度谈合作,没法跟我谈。他还没跟我提条件呢,我就说是不是这个条件。他说你怎么知道,我说你回去跟李彦宏说,我是这个条件。他回去见李彦宏,还没开口,李彦宏就说毕胜是不是这个条件,跟我说的完全一样。后来那人说,算了,我不掺和你们哥们的事了。

(Tips:毕胜创业感悟7:王朔对我有影响,雷军是乐淘的启蒙老师,但是,在我的职业生涯里,对我影响最大的人是李彦宏。我的整个做事习惯、优点、缺点都是他教出来的。)

乐淘做了几年,到现在为止,一直没咋呼。现在电商的同学们,一个是打广告,一个是无休止的论坛、演讲和聚会。我没走这条路,乐淘2011年之前也不会打广告。为什么?这跟我百度的出身有关系。百度人的做事风格就是这样,一定要把自己内功做好再出去。这个互联网江湖,我见得多了。1999年、2000年那会儿,Donews极其盛大、极其热闹,我参加过那时候的会,浮躁得一塌糊涂。都在讲商业模式、融资理念、未来市场发展,每个人都上去喷,后来证明在上面喷得越厉害的人后来死得越惨。起码这种东西不是一个创业型公司的事。我们公司内部有一个共识,除非乐淘变成老百姓的一个生活方式,否则在此之前,你首要的工作就是怎么给用户创造价值,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四个礼拜之前,我去李彦宏家吃饭。他问我做得怎么样,我就说,我决定只做鞋。他说好,还给我一个建议,说你一定要开始精细化管理。我回来琢磨了半天,什么叫精细化管理。再一想就明白了,他这是要我节省成本的意思,这样万一市场有变化,别砸了。说实话,电子商务现在这么热,乐淘就是一块被大潮挟裹着向前的石头,只求不要被碰碎了。但是不管怎么向前,石头还是石头,不是别的什么。乐淘非常坚定,只做鞋。前几天我还跟刘强东聊天,我说京东要做中国,乐淘就要做新加坡,不做大而全,就做小而美。

(Tips:毕胜创业感悟8:电子商务现在这么热,乐淘就是一块被大潮挟裹着向前的石头,只求不要被碰碎了。但是不管怎么向前,石头还是石头,不是别的什么。乐淘非常坚定,只做鞋。)

我压力最大的时候好像也是能吃能睡,我的发泄渠道就是骂人和唱歌。我基本上是个麦霸,招牌歌是《三万英尺》。我脾气不好,一不爽了就骂他们。这帮兄弟跟着我很苦,他们都不是初次招聘的,都是跟我认识很多年的朋友,算是子弟兵,对我太了解了,能够容忍我。最近,从美国回来连开了三天的会,我发了不止十场火。我在讲PPT,有人顶了我一句,我一下就火了,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你再这样把我脾气飚起来,我就把你赶出去。

我是狮子座、O型血,我的口头禅就是“你大爷”,但我说完就完了。迄今为止,这帮兄弟都被我压榨成什么样了,一个走的都没有。有人结婚一直没休假,有人结婚就两天假,还一直在跟供应商谈判,还有人老婆早上八点生孩子,中午就来上班了。大伙图什么,就是觉得,乐淘不管做什么,但是乐淘一定能做成。

这两年,这帮兄弟被我折磨,当然市场也在折磨我们,真的已经非常非常痛苦。有人说创业就是快乐的,我觉得是假话。如果你明天账上的钱不够给员工开工资了,你的方向还没找到,上百人渴望的眼神看着你,就认为老毕你能够做到,我们下半辈子全指望你的时候,那会儿你能找到快乐才怪呢。反正我找不到快乐,我找到的只有痛苦。所谓痛苦不是难受,而是压力,你有责任。你是衣食无忧了,你到任何一个阶段轻松甩手都无所谓,但是这帮兄弟没有啊。我现在有接近400个员工,到年底估计会超过1000人,这帮兄弟还没有财务自由。高深的梦想不要谈,现在我这几百号人财务自由了才是最重要的。人家不财务自由,凭什么跟着你干?

我现在回想2006、2007年的状态,简直有人鬼殊途的感觉。那时候简直就是混吃等死。现在,那么多的同行在这个行业做着恶意不恶意的竞争,我们也打过官司,我们又不懂鞋业零售,但我觉得乐淘想明白了一件事:练内功。最初我们上线5个牌子,200个款式,现在105个牌子,11077个款式,翻了N倍,这就是练内功的结果。

创业的时候你会发现,谁也帮不了你。事无巨细,导师帮不了你,老婆也帮不了你。我和我老婆从来不谈工作的事,因为我认为她帮不了我,她没有碰到那些细节面。她说你这几年不是挺顺的吗?她总这么想。她对我的痛苦程度还不如我的下属知道得清楚,因为我们一起痛苦过,她没痛苦过。她是政府工作人员,学习“三个代表”,每周要开“两代会”(团代会、学代会),搞组织生活。我哪有时间搞组织生活?自己生活都快搞不下去了。她挺替我操心,但是我把她定义为瞎操心,她根本不懂嘛。她往往说说我就烦了,我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我觉得创业有无数个坎儿,最大的坎儿其实就是自己内心的坎儿,看你快歇菜的时候还能不能坚持。

(Tips:毕胜创业感悟9:有人说创业就是快乐的,我觉得是假话。我觉得创业有无数个坎儿,最大的坎儿其实就是自己内心的坎儿,看你快歇菜的时候还能不能坚持。)

就连李彦宏都有坚持不了的时候。几年之后,我跟着他到纽约去敲钟,我是亲眼看过这条路怎么走的,我也经历过老李的那种精神状态和思维状态。我没想那么远。我觉得能够往后看两年就是高手,往后看一年就是优秀,往后看一个月就是合格,我觉得我是优秀,我往后看一年就行了,想太远没用。

我的动力就是手下几百号兄弟,我不能忽悠他们。我们是全员持股,他们的股份加起来不会比我少。我跟他们说,我觉得乐淘“能成”,我没说“肯定成”。但是“能成”也要付出很多很多辛苦。很多人成功了之后写书,都是“被写书”,像李彦宏都是“被写书”,他那些痛苦其实写书的人并没有感受,只有那帮跟他一起创业拼杀过的兄弟才清楚。

上一次见李彦宏,憔悴多了。我当时就想,做英雄是很辛苦的,我不做英雄,做事就好了。

(Tips:毕胜创业感悟10:做英雄是很辛苦的,我不做英雄,做事就好了。)

原文:http://news.cnblogs.com/n/99361/
—————————————————————
与我交流,微信号:okyu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