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黄艺博吗?

一位网友指出,美国也有#黄艺博#,政治神童叫板奥巴马。他们的意思是,你看这又不是中国的问题。有些人甚至更赤裸裸暴露出这种很“2”的逻辑,例如【你们还搞不懂吗?如果中国孩子挥舞的是星条旗肯定不会被骂的,算了,还吵啥呢?】。但实际上美国有问题,就证明黄艺博及其父母没问题了么?这种例子还很多,例如中国出了个贪官,于是立刻有人找出来美国也有贪官,这样仿佛中国的贪官就不存在了一般。这是为什么呢?
我认为这主要是受了很“2”逻辑的害。两分法的脑子里有一道很深的缝,分成了左右两边,看起来至少有一边有点不通畅。不是非黑即白,就是不是5毛就是美分,不是左派就是右派。这些人特别需要一思想的针穿一逻辑的线,左右缝合起来,才不至于患上词不达意的症状。正确的提问的方式是:在什么情况下多大程度赞成或反对什么。
参考我的前一篇文章如何教育黄艺博,就可以知道,我并不担心是n多人里有1个黄,我是担心1个黄里只有红,做父母和孩子都有责任,所以应该给1黄增加点除了红之外的色。也就是说,这个问题并非n多人中一个#黄艺博#的问题,而是一个黄全面红的问题,家长和孩子之间的关系,孩子的教育问题和家长的责任问题,才是本次事件的关键。

黄艺博

如同前面举例的很二的逻辑,1中国孩子挥五星红旗问题也不大,那么多孩子里毕竟也只出现了一个#黄艺博#,不信,请看上图。2中国孩子挥舞星条旗问题也不大。3但一个孩子长期的只接受一面倒的教育就有问题。对于很2的逻辑是否能分清【1#黄艺博#是一直在父母影响下,2一直接受一面倒的价值观】;与【1挥舞星条旗的行为不是一直,2还有多元价值的冲击】两种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我是不太抱有希望的。
韩寒在《黄艺博是个好干部》提到了另外3点意见。1是生活最终会告诉黄《新闻联播》其实是一个笑话,2黄艺博按目前的步子迈下去必然扯到党的蛋,3组织不喜欢有争议的人。至于滑坡路小学的政治风水太差,那是顺带一击,与小黄倒是没什么关系。韩寒有些亲身经历,但其实有一点很大不同,因为韩小时候,至少父母没这么变态。
这里的问题还是我反复指出过的,儿童自主权的问题,或者儿童自主与父母管制的问题。这一直是经济学上的大难题,稍有不慎,必然被杀下马来。米塞斯避而不谈,罗斯巴德铩羽而归,贝克尔更遭人唾骂。我嘛,向米塞斯学习吧。
大体而言,我觉得#黄艺博#事件可以拍一个不错的纪录片,假定编剧和导演的现存能力不突变的条件下,可以按如下思路操作:1黄艺博现象,2网络上二极化现象,3真问题父母与教育,4黄父母的问题,5为什么是武汉,6少先队系统的变迁,7伤不起的下一代。这代表我对本事件最后的看法了。

原文
—————————————————————
与我交流,微信号:okyuhang

转载随意,请注明出处:余航
本文链接地址:我们需要黄艺博吗?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