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民日报》的旗帜下

徐武似乎当真要绝处逢生。因为那些在武钢门口无可奈何的记者等来了“国军”,而且还不止一个。

承《人民日报》昨日就徐武事件公开发声之威,央视昨日新闻画面中也出现了这个“精神病”的身影。

先是《东方时空》晚间节目,摘播武汉官方对上访者徐武“被精神病”质疑的回应。在这场本是由武汉市委外宣办出面主办的党委新闻发言人记者见面暨新闻发布会上,政法委副书记孙天文遇上了徐武的问题。他强调“不存在有些人反映的被精神化的问题”。

而后重磅登场的《新闻1+1》则疾呼一声“他是徐武,不是‘虚无’!”主播李小萌开场即云:“与其说人们关心的是他的精神问题,不如说关心的是他的权益问题。与其说关心的是徐武一个人的问题,不如说关心的是更广泛的安全感问题。”节目解说词批评孙发言人的回应“还是让公众处在一片迷雾之中”,并摘引中共中央机关报那篇《“精神病收治”不得偏离法治轨道》,大字标语是“谁让徐武成了精神病?”在播出南方电视台那些节目视频后,评论员王锡锌义愤填膺,关注“人的尊严”,赞扬《人民日报》评论标题“用得很好”:“尽管徐武已经被送回了精神病院,但真相依然在逃……今天的徐武可能就是明天的我……对精神病的收治得不到法律的约束,那么有可能每个人都成为精神病人。”

今天早间,央视网已用头条推荐这档《新闻1+1》中的语录,包括那句“媒体调查受阻放大民众质疑”。根据王锡锌昨夜对武钢早前取消发布会等行为的分析,“这个事件已经成为公共事件,民众需要知情权。官方不能强迫别人接受自己的说法。”

“三驾马车”中的一驾“落单”了。在李小萌口中,新华社发出的稿件与湖北官方回应被归入一类。早前转述武钢口径的这家通讯社,在那些认定“被精神病”的同行眼中再成“帮凶”。其属下新华网做出的形象修正举动是,推荐那两家中央级媒体的行动:央视质疑“徐武事件”中滥用公权力;武钢“徐武事件”让人疑窦丛生(《人民日报》)。

在微博上,负责盯紧“疯人院”的财新记者周凯莉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王思璟抱怨,只剩《新民周刊》等两三家媒体还留守武汉,但也欣喜地预报“国字头”同路者的到来。事实上,央视主播郎永淳和《新闻1+1》的策划者也颇感自豪,刘楠将徐武“4年药灌电击,卧薪尝胆”的故事比作《肖申克的救赎》,斥责武钢“倒是武大郎,莽撞自大!”

财新传媒固然算不得“国军”,但称得上是突破传播阻力的一支尖兵。总编辑胡舒立亦于昨夜上阵,推荐其财新网头条专题,重点稿件便是周凯莉那篇《武钢职工徐武“被精神病”事件”》。在这个“中国精神病收治乱象”专题中,收录了全中国过往几个著名的“被精神病”案例,并配发专家分析,强调中国目前的精神疾病现状可概括为“不该收治被收治、该收治不收治”。去年10月曾发表于《新世纪周刊》的评论再获展示,文章反问:“‘疯’能进,‘愚’能进,法律不能进?”

甚至,胡舒立旗下的另一本杂志《中国改革》已于5月1日预热,刊出封面文章《信访忧思》,由杭州师范大学法治中国化研究中心主任范忠信强调:“只有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真正执行,才能走出信访的困境”。

王思璟也还留守在武钢门外。继昨日发表《“被精神病”事件频频出现》,南方报业旗下之《21世纪经济报道》今刊“疯人事件”调查,在高举《人民日报》那段“让精神病的强制收治遵循程序正义”的语录后,公示了王记者与武汉警察前夜冲突的故事,把另一个“徐武”昭示天下:胡国红自称与妻子程雪都是常年上访人士,他本人因而被鉴定为精神病患者,曾三次被当地派出所送入病院。

那些擅于(或许也只能甘于)异地监督的市场化媒体,在中共中央机关报的示范下,更加顺势而上,试图突破禁区,把这束原本看上去就要熄灭的火焰重新拨亮。腾讯昨日即在要闻区刊出《人民日报》评论;搜狐微博推出“拯救徐武”专题页面;网易向民众推荐来自《中国经济周刊》的《〈飞越疯人院〉第N季》(这份杂志同样归属《人民日报》旗下);就连新浪也于今晨将李小萌和王锡锌的对谈放上新闻首页。红网,一家以时评见长的湖南网站,首页斥责“医院不应该成为借刀杀人的利器”。

虽然不能刊出自家文稿,但《山东商报》、《都市快报》、《云南信息报》等今天都可以综述早前那些冲锋者的报道。而且,编辑们都有一个技巧默契:摘录中共中央机关报评论作为“旗帜”,询问“社会舆论何时才能‘飞越疯人院’”(《东方早报》)。而在《南方都市报》、《新京报》、《京华时报》、《现代快报》、《钱江晚报》那里,评论版干脆选择直接转载。队伍里还出现了地方党委机关报——《解放日报》。这份上海报纸在国内新闻版刊出报道,以“‘精神病收治’岂能越轨”为题摘录上级报纸评论。

队伍里还是没有湖北人--同样是党报,《湖北日报》今天与政法委副书记孙天文有关的消息是《武汉首批党委新闻发言人亮相》。而作为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还需要在“决不说官话套话,决不说‘无可奉告’”的标题下刊发孙副书记的照片,根据这家报纸(以及《楚天都市报》、《武汉晚报》等)描述,在这场发布会上,各新闻发言人“毫不回避现场记者的尖锐提问……表示真诚面对媒体和公众,及时真实地发布信息,做到‘在媒体监督下开展工作’。”《长江商报》所摘孙天文发言为“4月份打黑抓获190名嫌疑人”,未见徐武章节。

午前,荆楚网终以头条通告天下:“最近,媒体关注和报道的武钢炼铁厂徐武事件,湖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根据省委主要负责同志批示要求,省有关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今日已赴武钢,就徐武事件进行调查。”

中共中央机关报的形象不能刻板视之。

昨日该报发表评论,认为“百姓不愿花钱是因没的花不敢花”,获得多家商业门户追捧,《新快报》、《东方早报》、《现代快报》、《长江商报》等今皆转载,《扬子晚报》更是放到评论版头条,配以大红色的《人民日报》报头图案。

今天,这份拥有最高政治地位的报纸又发表《“111元”为何引发质疑》,针对国家统计局所公布的2010年居民消费支出数据进行了访谈。本周初,统计局称中国居民消费支出月均1123元,而每月住房支出为111元,排在衣食住行末位。数据一出,广受质疑,评论家和受访市民多有将其与3000元的个人所得税免征额相连,忿忿不平于“荒谬”的选择性统计,给个税政策制定带来误导。4日,新华社引用国家统计局网站署名文章说明原由,称111元为全国平均数,而且“购房款不算居住支出”。

针对此番争议,《人民日报》编辑在今日编后语中写道:“(此事)之所以引发公众关注,最大的原因就是在目前房价居高不下的背景下,其结果与公众的实际感受差距太大……统计机构在采集数据、发布成果时,应该强化‘公众意识’、‘生活意识’,使自己的工作更加贴近实际。这样,统计成果才能被大众理解和接受,也才能有效推广和运用。”

中共中央机关报评论部的努力还体现在另一组文章中。4月28日那篇《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引发的连锁反应自不待言,昨日该报又刊《用公平正义消解“弱势心态”》,警告“‘弱势心态’就是在侵蚀我们社会的共识,消磨未来的希望,构筑现实的壁垒,可能把社会引入人人皆输的‘囚徒困境’。”连同4月21日《“心态培育”,执政者的一道考题》,“关注社会心态”系列已刊三篇。

原文
—————————————————————
与我交流,微信号:okyuhang

转载随意,请注明出处:余航
本文链接地址:在《人民日报》的旗帜下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