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农民工讨薪不过是一场表演

深圳市住建局出台了一个文件,包括禁止农民工上访讨薪,并表示可“追究刑事责任”。5月9日,这一文件在发布不到半个月后宣布撤回,住建局表示文字表述有误,行文程序和文字把关不严。

深圳住建局的这个解释,其实难以使人信服。规定农民工不得群体性上访讨薪,组织参与者严肃处理,造成严重后果或恶劣影响的追究刑事责任,不是文字问题,而是内容问题。这样的内容,无论用怎样的文字来表达,都是无法接受的。

为维护大运会期间社会稳定,要做好工资结算工作,万一工资结算没有到位,农民工也应当忍耐。大运会要显出和谐样子,这当然不因文件收回而变。文件收回以后,如果有欠薪状况,讨薪是否被允许,还是难说。

住建局的荒唐,在于它根本就不是管理农民工上访的适格主体,没有资格向农民工宣布讨薪禁令,却也来厉声申禁,实在令人莫名其妙。不过,这可能表示大运会的和谐确已成为“齐抓共管”的事情,以至于住建局也奋袂而起,当农民工的家了。

文件还明示,2011年5月1日至9月30日为维护和谐的“严肃处理期”。这就是说,这段时间犯事,要比别的时候犯事处理更重。对这种有意用不同尺度去执行法律法规的情况,人们自然并不陌生,但不陌生就正当么?依法治理,不只是“人人平等”,而且要“时时衡平”,哪有有意让法律轻一阵重一阵,松一阵紧一阵的道理?

每临“大事”,治理变形,这是中国式社会管理的一个规律性病症。深圳要开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规律再次体现。除了禁止农民工上访讨薪之外,还有菜刀实名、清理治安高危人员等等。不用说,街道整治、美化布置、市民含笑、街贩清除等等,功课也要做足的。这都是为了“展示城市形象”。

不能说展示形象不正常,问题是展示一个非生活、反生活的假形象,还是展示一个真实的形象呢?大运会应是一件很喜庆的事情,很多大型活动都应是“人民的节日”,却要先搞到如临大敌,甚至连正常生活都不能开展,整座城市都在表演喜笑颜开的样子,又内在地感到紧张,还生怕别人看出来。前段时间有报道称,陕西铜川办桃花节,花未开放绑假花,此种做法,假得粗俗,但精神上来说,很多地方“办大事”时的形象展示,跟绑假花是相通的,无非是城市舞台化、街道布景化、市民演员化、生活表演化罢了。

还不只是作假,更邪性的是不肯作假就要“严肃处理”。为了确保形象展示成功,不利于形象展示的,正常情态都要禁止。不配合城市表演的人,道德上属于没有荣誉感,文化上属于没有素质,法律上则要“严肃处理”。不加入表演,本身就可能算是“造成了严重后果和恶劣影响”,被欠了薪去上访就属于这种情况。为了城市的荣誉,加入表演才是应当的。如果为了国家荣誉,那又如何?

在我们这里,事情固然可分真和假,但尤其要按我们的意图来分好和坏。我们其实不拒绝作假,而是拒绝“坏的作假”,对“好的作假”是要从制度上用“齐抓共管”来保证的。而且我们相信真假是次要的,别人觉得我们表演出来的东西是真的,这就够了。“朋友来了有好酒”,这是过去时了,现在是“客人来了有表演”。

来源:齐鲁晚报

http://sjb.qlwb.com.cn/html/2011-05/11/content_125282.htm
—————————————————————
与我交流,微信号:okyu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