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能源互联网能拯救世界

今年,人们目睹了零售油价节节攀升,叛乱分子占领利比亚油田,以及日本核设施的瘫痪。然而很少有人意识到,一台大戏正在上演,这些互无关联的事件都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长期被化石燃料和核能主宰的全球能源经济,正缓慢步入一个危险而不稳定的终局。

本世纪头十年,以中国和印度为首的新兴国家将人类三分之一的人口带入了石油衰落的时代。全球产量上升,而且由于我们经济中的每一项活动都需要碳基能源,越来越少的化石燃料储备承受了巨大的需求压力。

把文明建立在地下碳储备上是件蠢事,这一点在2008年初油价突破每桶125美元关口时变得愈发明显。回顾过去,我们可以发现,全球化已经触顶,经济体系的发展外延取决于化石燃料。到2008年7月,油价已升至147美元,致使全球经济减速。这场经济地震显示石油时代已经过去,60天后的金融崩溃只是它的余震。

现在,同样的事情又在发生,发生在利比亚和福岛的事件使之加速。2010年出现了不温不火的复苏,主要是为了补充消耗掉的库存。但随着增长的恢复,油价也随之上涨——目前徘徊在110美元上下,推高了各种商品的价格。事实上,这正是石油时代进入漫长而缓慢的濒危状态人们预期会看到的情形:每次产出加大油门,就会导致油价反弹,购买力下降,经济停滞。

当然,石油龙头不会一夜间断流,我们还有煤炭、沥青砂、重质油和页岩气。但后者更脏、更贵,而且会加重气候变化。我们也无法一夜间替换掉所有的能源基础设施。挑战在于,要尽量延长老体系苟延残喘的时间,直到我们为新的能源基础设施打好基础。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通过提高价格,促使工商业和居民采取各种措施,提高能源利用效率,以降低成本。

然而,从长远来看,我们需要的是一种新的经济范式,即经济生活组织方式的系统性改变,以超越碳基能源和核能。我相信我们正处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开端,在这次革命中,互联网技术将与可再生能源结合在一起,创造一种强大的、新的能源基础设施。

在即将到来的时代,我们将需要创建一个“能源互联网”,让亿万人能够在自己的家中、办公室里和工厂里生产绿色可再生能源。然后,他们可以将这些能源转化为氢气储存,并用绿色电力为自己的楼房、机器和汽车供电。多余的电力则可以与他人分享,就像我们现在在网络上分享信息一样。

已经有些建筑正在转化为小型电厂,它们安装了太阳能板、垂直风力涡轮机、地热泵、生物质转换装置、小水电及其他类似装置。每个装置上都将配备感应器,软件将实时通知主人电价的涨跌,方便他们调整电力使用,在价格合适时把电力卖回给电网,让每个人都成为能源企业家。

我们已经能够看到在这条路上继续迈进所需的其他一些创新。最近,世界各国政府都实施了优惠上网电价,为企业和家庭生产并回输给电网的可再生电力支付优厚的价格。提供低息绿色贷款,让企业和居民因“节能”而受益,这种方式也正在流行起来。

我们需要的新系统也将带来从根本上重构我们经济的希望。化石燃料能源系统更青睐垂直规模经济和大型的集中型企业。相比之下,可再生能源时代将让众多中小型企业和大公司一道,在功能更像生态系统而非市场的体系中彼此分享能源。就像千百万人在网上共享音乐可以战胜大音乐公司一样,千百万能源制造者分享电力,也可以颠覆今日由电力公司集中供电的传统。

随着石油时代走向终结,这种愿景让我们看到了在本世纪中叶进入可持续发展的后碳时代的希望,以及我们逆转灾难性气候变化的可能性。问题是,我们能否看到前方的各种经济可能性,并鼓足干劲,及时赶到那里。

本文作者在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教授高管教育项目。他即将出版的新书名为:《第三次工业革命:新能源将如何改变能源本身和世界》(The Third Industrial Revolution: How Lateral Power is Transforming Energy and Changing the World)。

来源:FTCHINESE
—————————————————————
与我交流,微信号:okyuhang

转载随意,请注明出处:余航
本文链接地址:只有能源互联网能拯救世界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